阿拉丁照明网首页| 绿色| 检测认证| 古建筑| 道路| 酒店| 店铺| 建筑| 家居| 办公| 夜景| 娱乐| 工业| 博物馆| 体育| 公共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正文

香港醉红颜水论坛

大件事要分享到:
2019-07-31 作者: 来源:中国之光网 浏览量: 网友评论: 0
此文章为付费阅读,您已消费过,可重复打开阅读,个人中心可查看付费阅读消费记录。

摘要: 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出口光源产品约45.88亿只,同比减少6.90%;其中白炽灯9.22亿只,卤钨灯2.10亿只;紧凑型荧光灯4.58亿只,直管/环形荧光灯1.49亿只;HID灯共0.28亿只;LED光源28.20亿只,占比达到61.5%,比重同比有所提升(去年同期为58%);同时传统光源仍占38.5%,替换市场依旧具备一定潜力。

  出口整体微增,盈利压力空前。

  一、概况:

  整体出口增长乏力,替换市场已近高峰

  2019年上半年,中国照明全行业出口额约为210.86亿美元,整体同比略有增长达4.08%。

  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出口光源产品约45.88亿只,同比减少6.90%;其中白炽灯9.22亿只,卤钨灯2.10亿只;紧凑型荧光灯4.58亿只,直管/环形荧光灯1.49亿只;HID灯共0.28亿只;LED光源28.20亿只,占比达到61.5%,比重同比有所提升(去年同期为58%);同时传统光源仍占38.5%,替换市场依旧具备一定潜力。

  (一)传统光源:卤钨产品断崖下滑

  随着相关LED照明产品的替代和全球对高耗能产品的淘汰,传统照明产品中包括热辐射光源类的白炽灯和卤钨灯,荧光灯类的紧凑型荧光灯和直管/环形荧光灯,以及高强气体放电灯类的高压汞灯、高压钠灯和金属卤化物灯在内,几乎均为两位数下降,其中尤以此前趋势相对稳定的卤钨灯下降幅度最大。

  此前,卤钨灯因其优良的光色品质和相对于白炽灯的高效深受偏好低色温高显指的欧美市场青睐,但因其出口的主要市场欧美澳都相继出台普通照明用卤钨灯禁令,使其真正步入加速下行区间。从上图可见,2018年9月1日是欧盟淘汰部分普通照明用非定向卤钨灯的节点,自2018年8月起,卤钨灯的出口数量和金额均断崖式下滑,2019年上半年出口数量为2.10亿只,同比大降58.01%;出口金额0.71亿美元,同比下降达53.04%,单价反而有所上升是因为不在禁售之列的卤钨灯产品主要为单价较高的反射型和特殊照明用途产品。在此形势下,相关的LED替换产品诸如LED灯丝灯或贴片式多面发光球泡等类似产品应会迎来一轮替代机会。

  (二)各类灯具:略有波澜趋势不改

  主要的灯具产品,包括HS编码为94051000的“枝形吊灯及天花板或墙壁上的电气照明装置”,即固定式灯具;HS编码为94052000的“电气的台灯、床头灯或落地灯”,即可移式灯具;以及HS编码为94054090的“未列名电灯及照明装置”,即户外灯具及部分LED灯具等。

  这几类灯具产品的出口主要反映了各国国民经济需求的基本面情况,也是带动整个照明产品出口发展的主力,发展曲线也体现了全球经济尚处于低谷并在艰难回暖时期。LED灯具在当中占比也不断提升,诸如室内的筒/射灯、面板灯、高棚灯、线条灯,室外的投/泛光灯、草坪灯/庭院灯、路灯/隧道灯等一体化灯具产品逐渐成为主力。

  (三)LED产品:替换市场已届峰值

  总体上看, LED照明产品近年来随着产业链各端技术日新月异的进步,性价比进一步提升,已向普通照明各个领域逐渐普及,也带动了相关产品出口的增长,但市场需求相对低迷,增长基数逐步增大,LED长寿命导致的市场峰值变换等客观原因使然,LED照明产品增速收窄也是大势所趋。LED占整个出口份额逐年上升,体现了其对传统照明产品的逐步替代。

  2019年上半年LED照明产品出口额约为143.97亿美元,同比小幅增长2.34%,约占全部照明产品出口额的68.28%。(注:LED照明产品数据主要来源于多个海关HS编码,包括光源品类中2017年新增的85395000“发光二极管(LED)灯泡(管)”,即LED球泡和灯管;灯具品类中的94051000“枝形吊灯及天花板或墙壁上的电气照明装置”,即固定式灯具,94052000“电气的台灯、床头灯或落地灯”,即可移式灯具,94053000“圣诞树用的成套灯具”和94054090“未列名电灯及照明装置”, 即包括户外灯具及部分LED灯具等。)

  其中,2019上半年LED光源出口数量为28.20亿只,同比减少0.59%,出口金额则为27.12亿美元,同比下降7.34%。其中,LED球泡为24.95亿只,同比减少0.52%,出口金额19.89亿美元,同比下降7.74%;LED灯管为3.25亿只,同比减少1.08%,出口金额7.23亿美元,同比下降6.25%。而2019年上半年LED灯具出口金额为116.85亿美元,同比增长4.89%。

  LED光源出口单价已不足1美元,仅为0.96美元,同比下滑6.80%。其中,LED灯管出口单价约为2.22美元,球泡出口单价则仅约为0.80美元。各项单价均创历史新低。

  从LED替换类光源出口分月数据来看,自2018下半年以来,LED替换类光源每月的出口数量同比虽有增长,但出口金额同比均为负增长,甚至自2019年3月开始,LED替换类光源的出口数量也出现了下降。同时出口市场和出口企业的情况也反映了这一趋势。种种迹象表明,全球替换光源市场虽然还具备一定潜力,但已相当接近其替换峰值。

  而自2018年初以来几乎每月的产品单价均低于上年同期,也体现了光源出口市场残酷且持续的价格竞争。

  二、出口目的国:

  美国市场应声下滑,东盟市场冲高回落

  首先从全球LED照明市场来看,中美欧是并驾齐驱的三大市。?急染??0%以上。中国市场作为内销市场具备较大发展空间,渠道为王并逐步细分,但近两年来受房地产调控影响,下行压力较大。

  出口市场方面,首先看发达经济体集群。美国市场是单一的最大的外销市。?衲暌岳词苤忻烂骋啄Σ恋墓厮坝跋煊兴?禄,因而北美市场占比下降了2.45%退居第二;高居第一的欧洲市场看似统一但实质却是由相对分散的充斥着个性化差异化需求子市场构成的联合体,其中德英法荷等一直位列出口市场前茅;而东亚中的日本市场由于LED起步较早,发展迅速,LED光源已趋近饱和,LED一体化灯具则是方兴未艾;大洋洲市场以澳新为主体(两国占据98%以上份额),体量较。?⒄蛊轿。

  东南亚、拉美、西亚、南亚/中亚和非洲市场则是由新兴经济体组成的成长中的潜力市场;其中东南亚市场是近年来的亮点市。?栽侥、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泰国(六国占据约98%份额)为首,增势强劲,到今年上半年表现有所回落,这和去年全线高速增长后进入调整期有关,但该市场毋庸置疑仍具备蓬勃的发展动力,未来前景依旧值得看好。西亚市场也颇为值得关注,伊朗和沙特同样一度是西亚最大的消费市。???谝蛭鞣街撇媒?诶Ь臣泳纣此外,重建中的伊拉克增速不俗,阿联酋和土耳其的转口集散枢纽地位也依旧稳固。而非洲市场具备较大潜力,但目前依旧处于初步发展阶段。

  具体目的国来看。2019年上半年,前20大市场出口总额达到97.53亿美元,占LED照明出口总额的67.74%,重点市场的集中度较高。美国市场因面临2018下半年出口美国的相关企业冲量后的库存压力,当地照明厂商涨价后对市场需求产生一定程度上的抑制,以及部分新订单转移向非中国厂商等情况,出口额同比有7.80%的下滑,但其作为我国头号照明产品出口市场的地位依旧稳固。德英法日加荷等传统主力市场则相对中规中矩。

  新兴市场方面,具备一定中东欧市场辐射能力的波兰上半年录得较高增长率;东盟市场自去年冲高后略有回落,特别是去年增势爆棚的越南、新加坡、菲律宾等国,但整体向好;金砖国家的表现则乏善可陈,经济形势不佳的巴西和俄罗斯市场需求回升乏力,印度因和中国之间的SKD和CKD贸易盛行致使其成品量进一步下滑。

  LED光源出口方面,前20大市场总额达到20.43亿美元,占LED光源出口总额的69.80%。各国LED替换光源产品单价多处于下降态势,全球范围来看,均价1美元的市场已不足半数,光源产品出口价格竞争的激烈形势可见一斑。发达经济体单价普遍较高,其中日本市场单价继续一骑绝尘,这也解释了主攻日本市场的爱丽思、康佳、普为等企业出口单价相对高企的现象;而越南、菲律宾、俄罗斯、印尼、巴西等市场单价偏低并持续下行。

  市场表现方面,东盟主力六国表现依旧不俗,越南、菲律宾、印尼、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全面跻身20强;全/半散件贸易盛行的印度和被西方国家加大制裁力度的伊朗,其光源成品量已双双跌出前20;战后重建中的伊拉克同比大涨280%,仅差一步就将挤入榜单。

  LED灯具出口排名与整个LED照明产品出口排名情况接近,LED灯具占LED照明总额比重多在80%以上,并有进一步提升的态势,这也和整个LED照明整体出口形势吻合,并体现了替换市场也逐步向一体化/模块化灯具发展的趋势。前20大市场出口总额达到77.82亿美元,占LED灯具出口总额的66.59%。

  三、出口企业:

  价格竞争持续惨烈,头部企业战略调整

  2019年上半年, LED照明出口前20名的企业出口总额约为17.32亿美元,占到LED照明出口总额的12.03%。其中,立达信、阳光、得邦三驾马车依然位列前三位,但是同比均有20%-30%的下滑,因而领先后方部队的优势有所削弱,近期强强携手的凯耀和昕诺飞分列四五位。在传统前10的企业多有下滑的形势下,民爆、山蒲、晨辉、众普森、美科、海莱、浩洋等“中层”企业还保持了增长势头,并为出口总额微增做出了相应贡献。值得一提的是,昕诺飞生产专业渠道灯具的成都和上海双工厂上量,逆势增长超过200%。

  在国际市场价格竞争激烈和LED替换光源已近高峰的形势下,出口前列的企业如立达信、阳光、得邦等已主动做出调整,他们正在有意识地逐步退出一些 “高危”市场和低毛利业务,并逐渐增加了产品中的灯具和IoT产品比重。

  LED光源出口方面,前列企业业绩普遍有所下滑,整体格局变化不大。继一季度之后,阳光再度以微弱优势反超常年头名立达信拔得半年头筹。此外,上半年出口前30名的企业出口额约为13.56亿美元,超过整个LED光源出口额的50%,相比较来看,LED灯具出口前30名企业出口额仅占整个LED灯具出口总额的9.50%,可见LED光源出口的集约度依然相当之高。整体而言LED替换光源这种规模化标准品出口市场已是少数派的游戏,未来无论是大企业扩大营收规模还是中小企业差异化细分市场发展都更要依托发展一体化/模块化灯具和IoT智能化产品。

  而从出口企业产品单价普遍降低的形势可以看出,海外市场激烈的价格竞争依旧持续,广大出口企业要依仗更庞大的出口数量来维系出口金额的平衡或增长,利润则受到很大的挤压,所以虽然出口企业十分努力,但增量不增收,增收不增利的现象目前较为普遍。山蒲、快捷达、晨辉、豪恩等以LED灯管为主的企业产品单价明显较高。

  相比较LED光源的高度集约,LED灯具市场因产品类型更多样化,渠道类型更多样化,市场也更为分散。排行榜上的企业也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有神通”,既有立达信、阳光、得邦等标准品代工大户,又有昕诺飞、杰光等外商品牌工厂;既有浩洋、亮艺等细分市场专家,有恒太、联域、珈伟等强势单品企业,又有众普森、欧普等品类众多广泛出击的企业。

  LED球泡前10排名与整个LED替换光源排名基本吻合,但细微形势有所变化。和战略调整相关,立达信、阳光和得邦在球泡出口量方面原本建立的较大领先优势已几乎消耗殆。?冒畹?銮叭,球泡上量的凯耀取而代之,但前列企业的共性问题为单价下跌较多;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从新和、浙特、天都等LED灯丝灯企业的出口情况来看,灯丝灯的发展势头比之去年同期有所减缓。

  LED灯管方面,山蒲稍稍领先,取得2019年半程冠军,得邦上半年的灯管上量很快,已冲至次席,晨辉紧随其后,快捷达则从去年头名滑落至第四;爱丽思和普为主打日本市。?蚨??烦隹诘ゼ鬯溆邢禄?晕?指呶。

  四、中美贸易摩擦下的对美出口

  (一)2019上半年对美出口情况

  2019上半年我国LED照明对美出口约34.01亿美元,同比去年上半年的36.89亿美元下降7.80%,总体不如预想中下滑幅度大。

  首先看LED光源产品(85395000),此类产品不在美对华已加征25%关税的2500亿美元产品目录中,却是下滑幅度最大的LED产品。2019年上半年对美出口数量约为5.28亿只,同比下滑达18.22%,出口金额为8.11亿美元,同比下降达15.11%。原因在于部分出口美国的相关厂商在去年赶在关税落地前有不同程度的集中冲量举措,至2019年上半年美国光源市场还部分处于库存消化阶段。

  相关灯具产品中,2019年上半年固定式灯具(94051000)对美出口数量为0.77亿只,同比下降14.57%,出口金额10.17亿美元,同比下降6.63%;户外灯具及部分LED灯具(94054090)对美出口金额15.90亿美元,同比下降6.10%;可移式灯具(94052000)对美出口数量0.29亿只,同比下降10.23%,出口金额6.24亿美元,同比下降6.01%。上述三类主要灯具产品均位列美对华已加征25%关税的2500亿美元产品目录中。

  (二)影响分析

  从出口数据上看,中美贸易摩擦互征关税对2019年上半年我国照明产品对美出口的负面影响并不如预想中的那么大。

  分析主要原因在于:

  1、人民币贬值;中美贸易摩擦的愈演愈烈,也导致了人民币大幅贬值。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已从去年年初贸易摩擦前的6.3以下狂飙突进至一度接近破7,目前基本稳定在6.9上下。

  2、照明相关产品出口退税税率上调;去年,国家财政部先后宣布LED光源(HS编码85395000)和灯具(HS编码9405系列)等相关照明产品的出口退税税率从原有的13%上调至16%,可算是短期利好。

  3、LED光源暂时无虞;上文提到,在目前的情形下,LED光源产品未列入美对华已加征25%关税的2500亿美元产品目录中。去年全年我国对美出口约12亿只该类产品,价值高达18亿美元,因此美方暂缓对最后3000亿美元产品加税也算是一大利好。

  4、美国照企纷纷涨价;去年五月以来,在灯具大厂Acuity brands和Eaton的引领下,包括Hubbell、Venture、RAB Lighting、Current、Maxlite、Ledvance旗下北美Sylvania和Panasonic旗下ULT等美企也纷纷上调了产品价格,其中部分厂商已是多次涨价。其原因不仅在于原材料、人力和物流等各项成本的持续上升,最主要的还是应对加征关税所带来的影响。

  应该说,上述因素都在不同程度上抵消了301关税对美出口带来的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加征关税的影响未来将主要体现在:

  1、抑制需求:由于美企上调产品售价,终端价格的上涨将会在一定程度上会遏制消费者需求;

  2、订单转移:会影响一些新上项目订单,在此之前竞争北美照明客户的项目订单基本都是中国企业之间的事情,第三国缺乏同等竞争力,但加征关税后的新项目竞争中可能将更多见到第三国相关厂商的身影,其中的部分订单也会不可避免地转向越南、印度、墨西哥等制造国。

  (三)走势预测

  1、中美互补性

  美国常年来作为我国照明产品出口头号市场的地位不可动摇且一览众山小。去年即便是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的背景下,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全部照明产品出口额仍达到约115亿美元,超过整个照明产品出口额的1/4(整个出口额443亿美元)。而已加征关税清单中涉及照明产品相关HS编码30余个,涉及金额占整个输美照明产品的80%。

  美国为毋庸置疑的全球最大消费市。?庖彩歉矣谌?婊游韫厮拔淦鞯牡灼,本身也具备良好的照明产品制造基。?谔乩势照??亩?ひ抵圃煲祷毓榈谋尘跋,凭借其先进的装备水平和较为完备的产业链体系,其具备一定的照明产品制造能力。但美国市场本身需求又过于庞大,占到全球照明市场份额的超过20%,相当于整个欧洲。仅仅依靠自身的制造能力远不能满足本国需求,特别是光源类产品,基本要还是要靠从中国大量进口,所以整体上讲美国本身并不具备全面的照明产品自给自足能力。

  在照明产业已演变至发达国家不愿做,发展中国家不能做的背景下,中国作为唯一的可以规模化并高性价比满足全球多样化需求的世界工厂,其照明产品已远销220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已超过50%,全球最大的照明产品生产国和出口国的这一地位,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是不可动摇的。

  因而中美制造业互补性较强的基本面没有变化。25%税率也和相对温和的10%税率不同,买卖双方已没有太多让步空间,在短期内双方均找不到替代的情况下,中美间照明产品的贸易格局将维持原状。

  2、出发点分析

  美国期望照明等工业制造业回归,却仅针对特定国诸如中国加税而非普适性加税。在这个形势下,越南、印度、马来西亚、墨西哥等具备一定照明产品制造能力的低税率国家会通过转口贸易或中方投资套利。

  结果将是,中国对美出口受到抑制,同时美国对华出口亦受到抑制;同样是中国产的照明产品会通过改变原产地的方式等其他渠道进入美国,美国的照明制造业也并未回归,同时因为终端产品的价格上升,买单的则都是美国终端消费者!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相信也不会是可持续性举措。例如,2019年上半年加征关税为美国增加了208亿美元的收入,而特朗普政府同期却要向因贸易摩擦遭受损失的美国农民支付高达280亿美元的补贴。

  所以,笔者的预测是,在中美两个大国间,贸易摩擦作为战略格局将是长期存在的,而301关税作为战术手段将是暂时的。

  (四)应对措施

  1、海外设厂

  近期,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愈演愈烈,行业中为数不少的企业意图在越南、印度等国家设立海外工厂的消息也是甚嚣尘上。

  笔者认为,海外建厂还是需要提请企业注意以下问题。首先企业需要明确海外设厂之目的,如果仅仅是为应对加征关税壁垒而进行的措施,显得有些冒进。上文提到,目前看加征关税应属于短期阶段性行为,以海外设厂这种长期行为来应对短期困境,风险较大。

  (1)大额投入:首先是海外设厂需要较大的投入,在目前行业还处于融资困难,产能过剩且需求趋弱的整体形势下,现金流对企业显得如此重要;

  (2)实际成本:很多企业都是听说东南亚、南亚等国的劳动力制造成本低廉,但最终的核算成本未必合算,比如人工成本表面低于国内,但人工效率输出更低;还有土地升值空间不大,物流便利程度不够,产业链配套不足等多项问题;

  (3)当地市场容量:成本优势通常不是建厂的唯一决策要点,还要兼顾考量潜在内需市场发展。比如,在印度建立工厂只需考虑印度内销市场是否能支撑产能,但越南市场则必须综合考虑内销与出口需求之后再考虑建厂投产。

  (4)供应链配套:从工业基础上讲,不光是轻工制造,还包括钢铁、冶金、机械、化工等重工业能力,发展中各国家和拥有70年现代工业发展积累的中国比均有较大差距;针对照明这一深供应链产业领域,供应链配套问题将更为突出;

  (5)反规避措施:即便加征关税转为长期行为,在海外工厂的体系搭建完成后,也需警惕美方的相关贸易反规避措施;

  (6)其他风险:当地的政治社会发展状况,经商环境,政府支持政策和合作伙伴信誉度,以及中国式管理文化是否可以得到有效输出等潜在未知因素也可能引发政策风险和投资风险。

  总之海外设厂对中小企业居多的照明企业来说是一项重要举措,也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需企业自身深入调研,厘清优劣,谨慎从事,因地制宜。

  2、转口贸易

  通过第三国易手进行的转口贸易形式在我国对外贸易领域占有特殊地位,也成为中国应对反倾销等贸易壁垒所采取的专用手段之一。比如香港作为地理位置优越且吞吐能力强的自由贸易港就承担着大量转口贸易。照明产品为应对美国加征关税措施,可继续通过第三国转口变更原产地来规避贸易制裁。当然,转口贸易也会有相应的关税和手续成本,另外某国的单一品类出口量急剧飙升也势必会引起美国相关部门的注意,这一规避行为依然要警惕其贸易反规避措施。

  3、自我完善

  企业为应对环保去产能的国内大趋势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国际新动态。一方面要杜绝恶意价格竞争,切忌盲目扩张,多做利润,以健康的状况来应对持续性的相对低迷的整体形势;另一方面应从交易为基础的战术采购管理转向以流程为导向的战略供应管理,建立高效的企业供应链管理体系;再有老生常谈还是要加快产业的转型升级,产品从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转型,产业从数量优势向品质优势上转型。

  4、替代市场

  上文提到,美国占据我国照明出口的份额高达1/4,讲“绝对替代”是不可能的,只能讲“相对替代”。出口企业值得关注的其他市场包括和北美同样体量的欧洲,特别是一贯优异的德英法荷等西欧诸国以及增势可观的波兰等新兴国家,还有快速发展中的东盟和中东市场。

  总体来说,2019年上半年的照明出口市场相对平淡,在终端价格持续下降,各项成本刚性上升,国际市场需求偏弱,中美贸易摩擦深化的大背景下,广大出口企业遭遇到了空前的困难。LED产品占整个照明产品出口份额逐年上升,体现了LED产品对传统产品的替代持续进行,但LED替换光源的市场发展已届峰值,价格竞争愈发激烈,企业盈利压力较大,因而部分企业已作出相应调整。在整个行业要从规模数量往追求质量发展的趋势下,相关出口企业都应明确定位,发挥优势,积极调整,应对困难。

凡本网注明“来源:阿拉丁照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阿拉丁照明网,转载请注明。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对转载有任何异议,请联络本网站,我们将及时予以更正。
|
最新评论

用户名: 密码: